2015年小结

朋友没有成为世界总统,当然了,因为十五年前的除夕并没有事; 使徒也没有来袭,当然,反正也没有出现第一次冲击; 2015年,又就这么过去了。

煽情不是我擅长的戏码,还是记流水账吧。借着这耳边响彻的奇奇怪怪的音乐的劲头,姑且回忆一下自己这一年来到底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时间,还剩下三十一分钟。

照例还是聊工作吧。年初已经换到了新的组里面干活了,做一个拖拉式查看业务统计数据的系统。从进度的把控上看,老实说,实在是差得一塌糊涂了,另外可行性方面的预研也没有做好,以至于写着写着就会萌生出“卧槽这东西原来不能这么玩呀要重写的节奏啊”的感觉。加之有一些地方想当然了,被PHP坑得心都累了。最后在延期三个星期乃至一个月的情况下产出了这么个系统(好吧忘记有没有延期这么久了),之后是个什么状态呢?修bug,修完继续修,然后一起做的一位同事被调岗位了,现在这东西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交由另一位同学负责了。。。

中间有一小段时间稍微轻松了一点,同时因为奇奇怪怪的原因,开始做一个更加奇怪的数据通道。往难听的地方说,就是给memcached套了一个及其局限的HTTP接口罢了。然后,就到了大坑了。。。

我刚入职的时候在公司里是做爬虫的。怎么做呢,就是去适配各个站点的抓取逻辑呀!那时候的工作很是单调,但也谈不上简单,只能说给每个网站写爬虫脚本本身就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这一次,我又被召唤去做爬虫了。不过,内容略有差异,就是我不是负责给具体的某一个网站写出对应的抓取某一些内容的脚本,而是做平台了。

刚入职的时候接手的那个玩意儿也是叫做平台来着,不过因为我时间都花在做具体的脚本上了,平台功能的开发做的很少,基本上被算进业务研发的人力里面了感觉→_→这一次参与的则是平台型的功能的开发多一点。且不说最近的平台研发负责人的想法还比较不错,之前我一直觉得这玩意儿的模式不太对头,业务接入跟平台本身的耦合性太强了,接个爬虫平台却可能把业务研发的半个人力给搭进去了,提供的其它服务也算不上是上上之选,真的不比业务内自己搞一个来得高明。最近开始走工具化道路了,我觉得思路不错(虽然是刚入职时接手的那款平台的第一任开发已经想过的事情),不在此细说。

今年因为有一段时间相对比较空闲,有许多次周末的时候叫了一个同事一起外出吃东西(当然了,是个男孩纸)。吃什么呢,就是一些在网上搜到的看起来比较好吃的东西,像是什么什么拉面店啦什么什么可丽饼啦(然后至今还没吃到)以及西提牛排啦(唯一一个名字记得很清楚的)。老实说我虽然很懒,不是很喜欢出去玩,不过纯粹去吃东西,我还是很乐意的。唯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当我找不到店的时候我会很快放弃,毕竟我总不能拉着同事一会儿往东一会儿往西的、毫无目的性的走来走去呀。

同样是那一段相对空闲的时光中,我还看了不少的书。技术书虽然买了不少,不过就基本上没有看完的——何止没有,简直没有!像什么《算法心得》呀《从Paxos到Zookeeper》啊都没有看完,基本上翻开的不超过20页左右。看完了的,都是小说类的书,比如名为《神的九十亿个名字》的短篇小说合集,《冰菓》的某一卷以及《不会笑的数学家》等等——技术书,老实说,真的不太啃得下。这种状态持续很久了,估计这阵子(可能是2015年一整年),都没有怎么在技术上进步过——一些浮于表面的三脚猫功能不算在内的话。

今年还买了个PSV,玩上了心爱的轨迹系列的作品、《闪之轨迹》的第一、二部。两作游戏都已经通关了,虽然在贴吧上看到大家都对游戏吐槽和怨念很深,不过玩的时候我并没有这种感觉,总而言之是一种乐在其中的状态,可能是因为我毕竟不是一个认真生活的人吧,所以在游戏中更是这样子。目前还在玩《刀剑神域 虚空断章》当中。刀剑除了斯托蕾雅偶尔露出的胖次比较吸引人,以及打起怪来比较酣畅淋漓之外,并没有太优秀的地方,毕竟剧情还是太少了→_→

没想到已经是2016年了,还没写完呢。。。七点钟还需要做高铁回家,希望赶紧写完睡觉=。=

我好像是在年初的时候心血来潮想用 org 模式(对,Emacs 里的 org-mode)制定了一系列2015年要作的事情的计划,还涵盖了方方面面,结果真正履行了的事情,大概也就是我上面所说的那一些了。显然我还是一个不喜欢接触新鲜事物的人,毕竟我所做的事情说到底,都是一些在自己已经熟悉的领域附近的事情。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的性格,使我在遭遇需要做新决策之类的场景时感到很厌烦,彼时总会想着要是可以就这么晕过去就好了,尤其是上班的时候。不过嘛,膝盖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有一件贯穿了几乎整个2015年的事情,不是用Common Lisp写各种奇奇怪怪的、仅供自己使用的库;也不是一次又一次地用C语言编写233-lisp的参考实现(解释器或基于虚拟机的编译器),同样也不是看表番看本子看里番看漫画。而是。。。战舰少女!!!虽然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何时入的坑了,不过有印象是那时候我还在弄那个可视化统计工具,所以应当是差不多年初的时候就入坑了。刚开始的时候真有点觉得这游戏挺复杂的,到后来玩起来真的是欲罢不能。印象尤其深刻的,是某一天的早上醒过来肝了几局2-4,居然给过了,真的是非常地兴奋——啊,那就是飞越疯人院的感受吧【误

后来还经历了舰N的大撕逼时代,想来真是过瘾,舰N载当时看起来绝对是一副吃枣药丸的样子,幻萌看起来也是快要揭不开锅了。现在我已经回坑重肝了,最近在休养生息中,毕竟前阵子为了拿企业肝用得也是挺拼命的。可惜的是,当初没有在可以从渠道转国服的时候及时转过去,以至于后面参加夏活好不容易拿到的维内托,在现在的舰NR这边已经没有了QAQ

14年的时候我还希望自己在15年时换一台Macbook来耍耍,最后我仍然选择了买一台联想的PC(暂别戴尔)。没想到在我换了这台新电脑之后,老电脑的屏幕闪白的问题居然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这真的不是在逗我玩么。。。

自从接了爬虫的坑之后,感觉真的是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了。首先明显地变忙了,尤其是刚接手的一两个星期,许多个运营同学的需求一起提过来,还要安排给两个管着的兼职同学来完成。那时候也是非常麻烦,因为要用上文提到的爬虫平台,而实际上这东西用起来还是很原始的,基本上就是在堆人力,并且因为有一定的规范,写起来不是很自由,导致了有不少需求实现起来是很别扭的。有很多事情也需要亲力亲为,毕竟人家只是兼职同学总不能让他们干着跟正职一样强度的事情—(虽说现在差不多是这样子,惭愧)现在的状态,跟刚接手爬虫的时候相比,我也已经说不清是更惨了还是更好了。多了两个垂直业务,开始涌现了一些跟单纯的爬虫需求不太一样的东西了。

值得欣慰的是,现在事务性的事情还不是很多,不过一旦同时有新老项目甚至联调需求来找到我的时候,就会觉得非常地烦。之前有一段时间,真的是觉得“哎呀干脆辞职算了”。后来想想觉得上班本来就是一件苦差事,就这么辞职感觉就真的是自己输了,所以还是继续干了——当然了,真要辞职,我未必有这个勇气,毕竟也没有找到下家的底气。

我本来还想写写最近一些最近在开发中的感悟的,不过因为上面写的内容太多,这里有没有打稿,基本上什么想法都已经忘光光了,有机会再单独拎出来写成日志吧;-)

吃泡面去了

再见,2015; 你好,2016~~~